滚动新闻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 五十年庆

[历史回顾]难以忘却的记忆--畜牧所建所50年有感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2-05-18  作者:Admin  来源:

        前些日子在网上看到畜牧所即将50年所庆的消息,心情很是激动,总想写点什么,无奈天天忙忙碌碌,一直没有动笔。眼看所庆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了,一些记忆总闪现在眼前,匆忙写下一些,算是对我刚踏入社会并工作11年的单位—中国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的一点回忆吧!
记得在1988年6月30日这天,刚刚完成北京农业大学硕士学业,我就怀着好奇、渴望的心情来到中国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报到。好奇,因为我的专业是植物遗传育种,研究对象是植物特别是大田作物,而畜牧所一般听来是从事动物科学研究的;渴望,因为刚踏出校门,就要走上工作岗位了,心情十分激动,正值风华正茂,工作跃跃欲试,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
        在所人事处报到后,我被分配到饲料研究室。开始,我以为弄错了,饲料室,顾名思义应该研究动物饲料加工、制作以及动物营养,而我是搞植物育种的,专业不太对口。怀着这样矛盾的心情来到饲料室,找到接收我的耿华珠老师。当时耿老师已经50多岁了,个子不高,但非常精干,说话做事很泼辣,透着一股韧劲。耿老师早年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是从事苜蓿育种的副研究员。面对我这个新来的学生,她详细询问了我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对课题组的研究情况、人员情况等作了一一介绍,对我这个毕业于植物遗传育种专业的学生给予了鼓励和希望,她对我讲,由于粮食问题一直是我国农业科学研究的重点问题,牧草育种相对作物育种还较落后,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畜牧业的发展指日可待,牧草科学研究就非常重要,期望我这个植物遗传育种专业学生的到来能加强苜蓿育种的研究,为苜蓿育种贡献力量。
        随后,耿老师把我领到位于旧实验楼一楼的饲料研究室。这是一间大办公室,房间大约有30平方米,里面放着五、六张老式办公桌,周围放着很多书籍、资料和实验材料。在这里,我见到了张文淑老师、李敏老师、李翠英老师、张华老师、苏加楷老师等。经过同大家交谈,才知道,大多数老师都是毕业于农学专业,他(她)们献身于饲料牧草研究,是国内牧草研究的一支重要力量,其中有德高望重的老专家熊德劭先生、黄文惠研究员等前辈,这进一步增强了我从事牧草研究的信心和决心。在后来的工作中,我又逐渐熟悉了张玉发老师、尚作濮老师、孙云越老师、雷祖玉老师、冯学勤老师、杨松锐老师以及李聪、夏亦荠、刘海泉、方唯、苗丽红、李茂森和付存福老师傅等,他们都是我在畜牧所工作的良师益友。
我来之前,耿华珠老师领导的课题组只有2个人,也就是耿老师和李聪,在我来的第二年和第三年又分别迎来了内蒙农牧学院毕业的大学生杨青川和北京农业大学的谢亭,这样到1990年7月份,课题组就有5个人了。耿老师思想很活跃,有着深厚的学术功底,学术思想很超前,尽管苜蓿育种很难、不容易出成果,但她一直充满信心,干劲十足。苜蓿品质好、营养丰富,是家畜喜食的优质牧草,在世界上被誉为“牧草之王”。但由于苜蓿开放授粉而且靠昆虫传粉,雄蕊很小,杂交育种很难,所以苜蓿育种一直多是混合选种或无性繁殖,产量增长受到较大限制。耿老师在继续研究混合育种的同时,积极尝试杂交育种、组织培养等先进的育种手段,带领课题组在组织培养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同时,她广泛搜集、研究苜蓿品种资源,并使这些地方种质资源在育种中得到利用,不断扩大育种的遗传基础。比较著名的几个地方品种如沧州苜蓿、和田苜蓿、保定苜蓿、无棣苜蓿等都在苜蓿育种中得到利用,在此基础上,耿老师还通过根系选择获得了一个新的育种材料—根选苜蓿。耿老师课题组的突出成绩为争取“863”项目“耐盐苜蓿基因工程育种”创造了有利条件,连续参加了中国科学院遗传研究所主持的“863”项目,这在当时牧草界是非常不容易的,在畜牧所也是屈指可数的。
苜蓿是比较耐盐的植物之一,在含盐量千分之三的盐碱地上也能存活,但产量较低,如果通过育种的方法,提高苜蓿的耐盐性,就能在盐碱地广泛种植,对有效利用近亿亩的盐碱地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现实意义。耿老师对耐盐苜蓿育种情有独钟,她经常带领我们深入河北沧县、南皮、黄骅和山东德州、无棣等盐碱地区,在这里调查苜蓿生长特性、采集样品、选择耐盐较好的株系、测量土壤含盐量等。由于盐碱地区实验条件所限,很多实验工作要回到北京的研究所开展。回到所里后,她同我们一起进行组织培养、盆栽实验、田间试验等。所里没有盐碱条件,她带领我们在培养基中添加盐分,使盐的含量达到一定浓度,再取植物器官如叶片、根茎等,在不同含盐量的培养基中进行组织培养,筛选耐盐组织,培育耐盐植株,待植株长大后再移栽到含盐的花盆中,进行进一步的观察实验,选择出耐盐较强的苜蓿植株。将选出的耐盐植株种在网室中的模拟盐碱地中无性繁殖,待长到一定程度,再用车拉到位于河北省黄骅市的盐碱地上移栽,进行盐碱地上的实验。
        耐盐苜蓿植株移栽是耐盐育种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但却十分辛苦。从北京到黄骅约有400公里路程,为了保证苜蓿的存活率,尽量缩短路上的时间,我们租了一辆尼桑牌小货车,早晨4点多钟就把栽有耐盐植株的花盆装到车厢里,盖上防晒布,固定好,一路上小心翼翼、精心察看,生怕把实验材料颠簸坏了,历经7个多小时,风尘仆仆,下午2点到达目的地河北省黄骅市中捷友谊农场。耐盐植株是活的实验材料,不能耽搁太长时间,所以,来不及休息,在耿老师的带领下马上进行移栽准备,又用了3个多小时的时间将植株栽到盐碱地上,作上记号,登记造册,浇上水,才完成了一天的紧张工作。当时的生活条件很差,中捷农场的条件更差,住的是简陋的平房,喝的是咸水,吃的是白菜土豆和粗粮,从旅馆到实验地需要步行40多分钟或骑自行车20多分钟才能到达。农场离渤海湾较近,刮风是经常的事,每到这时,就格外担心移栽的植株能否承受,所以要风雨无阻地观察苗情。耿老师比我们大很多岁,又是女同志,但她工作起来非常投入,不怕苦、不怕累,在实验基地,她同我们一起骑自行车下地、一起翻地、一起播种、一起栽苗、一起取样、一起收获、一起记录数据,而且格外认真,不放过每一个环节,她忘我的工作作风、严谨的科学态度得到农场干部职工的好评,体现了一个女科学家热爱农业科研工作的精神,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为耐盐苜蓿育种的开展营造了良好的工作氛围,也为我们年轻人树立了榜样。正是耿老师这种不畏艰难、刻苦攻关的劲头和身体力行、为人师表的作风,极大促进了耐盐苜蓿育种的开展,为后来“中苜1号”耐盐苜蓿品种的问世奠定了坚实基础,带出了一支高水平的苜蓿育种队伍,李聪、杨青川现已成为牧草界知名的研究员和博士生导师,耿老师还呕心沥血,组织编写并出版了《中国苜蓿》这本研究苜蓿科学的巨著,为苜蓿科学研究留下一笔宝贵的财富。正是在耿老师的亲自指导下,我在完成田间育种任务的同时,完成了苜蓿组织培养、苜蓿原生质体培养工作,并在此基础上申请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紫花苜蓿和花苜蓿原生质体融合的研究”,使我从一名农学系学生成长为畜牧所饲料室的科技人员、成为草原界牧草育种的年轻工作者。
        1994年,由于工作需要,我担任畜牧所科技开发处副处长,1996年担任办公室副主任,1997年担任所长助理,1999年3月担任科技处处长,1999年5月4日院党组任命我为原子能利用研究所党委副书记。屈指算来,在畜牧所工作了11年,先后从事了包括科研、开发、行政管理、后勤服务、科技管理等一系列工作,参与了国家农业工程中心昌平畜禽分中心的建设、幼南博士楼的建设、旧报告厅的改造、旧实验楼的改造等多个重要项目,之所以能够爱岗敬业、干一行爱一行,并顺利完成各项任务,是与在饲料室从事科研工作锻炼出的一丝不苟、求真务实的作风以及对科研工作深厚的感情分不开的。正是在畜牧所干部职工的帮助下,我逐渐从一名学生成长为一名研究所领导,是畜牧所培养了我,是畜牧所的老师和同事们给了我无私的帮助和谆谆的教诲。虽然我已离开畜牧所8年,但我时刻都关注着畜牧所,畜牧所取得每一个成绩,我都为之兴奋和骄傲,我爱畜牧所,我祝畜牧所不断取得辉煌的成绩、永远走在中国畜牧科技届的前沿,衷心地祝福畜牧所屹立于世界畜牧科技之巅,为祖国的畜牧业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祝畜牧所50年华诞生日快乐!

2007年8月28日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