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 五十年庆

[历史回顾]北京鸭课题组的创业与艰辛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2-05-18  作者:Admin  来源:

        北京鸭育种课题是畜牧所持续时间最长的研究课题之一。回顾这一课题组的创业与艰辛,对同行们的工作或许有些裨益。值此畜牧所50年大庆之际,特将这段回忆采撷摘录,与同志们共享。
        北京鸭育种课题的准备阶段,可以从1962年对北京市郊区北京鸭生产状况调查算起。1963年初北京鸭育种课题组正式成立,开展北京鸭系统选育。1967年十年动乱中,研究工作被迫中断。1980年畜牧所恢复工作,重新开始北京鸭育种研究,经“六五”、“七五”、 “八五”、“九五”、“十五”直到现在的“十一五”,该项研究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十多年。经过几代科技人员的辛勤耕耘,至今,北京鸭育种课题在理论、技术和生产实践中,都对北京鸭的发展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1961年底,陈育新和北京农业大学赵希斌副教授共同向农业部畜牧兽医总局提出关于开展北京鸭系统选育的建议报告,获得批准,并于1962年在北京市大兴县建设种鸭场。在此之后,课题组在这个项目的研究中取得了北京鸭育种进程中的多项“首次”:1963年中国农科院畜牧所与北京市农科院畜牧研究室合作首次开始北京鸭系统选育研究,1965年形成两个不同血统的品系群体;1980年恢复育种课题,用前辛庄种鸭选育北京鸭Z1系,二世代鸭在自由采食条件下7周龄活体重量首次达到2.7公斤以上的水平(即使在填饲增重快于自由采食的前提下,传统北京填鸭生产在填饲条件下也从未在50日龄达到过2.5公斤的水平)。“七五“攻关课题期间,畜牧所课题组首次提出北京鸭配套系选育设计方案,与北京市农场局合作,于1990年在我国首次选育出达到同类肉鸭国外先进水平的中国北京鸭配套系种鸭。
        北京鸭课题组1962、1963年只有陈育新一人,1964年增加陈雪增,1965年,廖纪朝和杨淑华加入。课题组大部时间在试验基点工作,先在大兴县前辛庄,后在丰台区五里店。1980年恢复北京鸭选育课题时,课题组成员有陈育新、贺程浩、杨淑华、刘五岳和吴武干,后来又有郭坤德和罗清尧加入。“七五”至“十五”期间,人员几经变动,至“十五”时,侯水生领导下的北京鸭课题组共有5人。
        北京鸭课题的总目标是以中国北京鸭,首先是北京郊区鸭场的种鸭(即可以产受精种蛋的成年鸭)为素材,经系统选育成为血缘不同的专门化品系,再经配合力测定,最终组成最佳杂交组合(即现代种禽繁育体系中的配套系)。在1962年调查的基础上,1963年初,从前辛庄鸭场的种鸭中按1:5的公母比例挑选二年龄鸭180只,首先在休产期观察健康状况,淘汰体弱和体型外貌不规范的个体。至5月初,确定选留100只母鸭,佩带个体编号,对个体产蛋量、蛋重和蛋形进行记录,开展产蛋时间、行为、群体采食量、采食时间、特点以及环境变化对鸭群的影响等方面的观察和测定。
        来自前辛庄的鸭群,到1964年8月已完成一个产蛋年度的系统测定,之后,按测定资料进行品系选育。1964年9月,试验基点迁至北京市丰台区五里店畜牧场,10月,开始对该场素材鸭群进行基础测定,一年后开始第二个品系的选育。1967年,因十年动乱而中断。1980年,恢复北京鸭育种研究,利用前辛庄种鸭选育Z1和W1两个品系,后来又引进素材鸭选育Z2和Z3系,“六五”期间完成Z1系选育,“五七”期间完成四系配套系选育。
随着接触鸭群时间的增多,课题组成员对北京鸭的生物学特性和生产性能的认识逐步加深,从大量的测定和观察中积累了第一手材料,其中有些知识是书本上根本学不到的。例如,第一年的产蛋性能测定,一年内365天,每天晚10~11点钟对测定鸭群的母鸭,逐只“托蛋”(就是用手触摸泄殖腔,是否有蛋即将产出),把将要产蛋的母鸭放入个体产蛋笼内。第二日晨7~8点,取出产蛋鸭,在种蛋上写产蛋鸭编号,之后称蛋重,并与蛋形特征等一并登记。在专门设计的家系小群种鸭繁殖期的行为测查中,记录了公鸭与家系内母鸭交配的择偶行为,观测结果为后来组建家系及选择公、母种鸭提供了参考依据。观测中还记录了母鸭的个体采食行为以及体型外貌与产蛋性能的关系,为育种工作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由于课题组成员在试验基点以及后来在本所建设的试验鸭场内都直接参加对鸭群的试验操作、饲养管理以及鸭舍和设备的设计,因此不同程度掌握了北京鸭包括孵化在内的繁殖、行为和生产等方面的实践知识,并且对这些知识记忆深刻准确,成为北京鸭选育研究得以进展顺利的重要因素。
        北京鸭课题组早期的工作条件十分艰难。虽然所领导以及后勤部门都非常关心和支持课题组的工作,但是由于初期人少,无任何硬件设备可以支配,创造试验条件成为首要任务。在农业部支持下建设的种鸭场也与系统选育工作要求相去甚远,例如,为测定个体产蛋性能,需结合鸭的行为习性制作类似鸡的自闭产蛋箱一样的设备。初期,只能用短木棍直接插入土地中围成一百多个方形围栏,一年后改进为铁丝笼,使母鸭各占一笼产蛋,并做出记录。这种简易设备至今仍在使用。测定七周龄前的各周饲料利用率,需要制作个体鸭笼和个体采食饲料槽,以便准确记录每只鸭每周的饲料消耗量。而由于鸭的习性好动、颈长、脚有蹼等特点,而且测定期间体长和体重变化较大,笼体和笼底的设计和制作都很困难。既要求活动方便,不积存粪便,笼底干燥,还要求不能损伤鸭的身体和脚蹼。成年产蛋鸭舍的地面与饮水的设计是北方养鸭生产中存在的普遍困难,其中,垫料与粪便的矛盾,与潮湿环境的矛盾尤为突出。在设计和建设中有时实现了垫料节约,也有浪费的现象。
        测定素材鸭群个体产蛋性能是一项辛苦的操作。每天夜里在充满粪便和羽毛的成年鸭舍中对100只母鸭逐只操作,不仅辛苦,而且在年复一年的重复操作中,每个人的呼吸道都不同程度受到损害。
        除试验工作条件之外,基点的生活条件也十分困难,特别是初期。在前辛庄试验的第一年,由于房屋不足,三名科技人员住在大约8平方米,高不足2米的芦苇棚内。夏天闷热、蚊虫叮咬,当时布票有限,大家都没有蚊帐。可是蚊子太多,实在影响休息,有人只好用床单包裹全身,仅留一小孔呼吸,但又十分闷热,真是苦不堪言。也有人用家中棉絮网套自制一个高约几十公分的小蚊帐,虽然矮小粗糙,却勉强可以入睡,后来畜牧所育种室傅寅生主任到基点检查工作,因路远当天不能回畜牧所,于是留宿一夜,北京市农科院的周伯超将他的也是全场唯一的一床蚊帐让给傅主任用,第二天早晨发现还是被蚊子叮了几处。傅主任回所后批了两包医用纱布为陈育新和陈雪增加工两床蚊帐,解除了困难。前辛庄基点职工人数少,设立集体食堂有一定难处,虽然请了一位老厨师,由于精力较弱,时常出现尴尬事。一次午餐,大家见到馒头中有许多“大米饭”,问厨师,说面中可能掺了剩饭,后经检查发现,面肥中的蛆已占了一少半。就是这样的小伙房也未能持久,老厨师走后, 大家只好到约一里路以外的林场食堂买饭,有时因试验太忙,过了用饭时间,就需要到七里以外的前辛庄食堂买些馒头和咸菜,就着白开水胡乱吃下。这样的情况是很平常的。有一次因试验不能停顿,大家误了中、晚买饭时间,无奈从场内家属那里借来一些米,做了一锅米饭,但什么菜都没有,好在找到一些酱油,大家就吃了一顿酱油泡米饭。除食宿之外,去前辛庄的交通也不方便。换乘几次汽车到黄村后,要步行一个半小时到前辛庄,再走40分钟才能到永定河堤旁的种鸭场,中间还需过水库的水闸。一天,北京市农科院的杨志刚因天黑又下雨,过水闸木桥时不慎落入堤下芦苇丛,在泥水中挣扎大约一个小时才爬出苇塘。当他满身满脸泥水、跌跌撞撞冲进种鸭场的芦苇棚时,着实令人感到突然、恐怖和同情。一次北京市农科院马恩惠院长到种鸭场检查,路上汽车陷入水中,还是求附近农民用马将汽车拖出的。因此,1964年,课题组将试验基点迁至丰台五里店。为了节省时间,后来我们往返基点改骑自行车,从畜牧所经丰台走永定河岸大约3个小时可到种鸭场,虽然劳累,但毕竟能省一半时间。     
        试验基点迁至丰台区五里店,住宿交通都有较大改善。本所昌平基地新建鸭场驻点人员的条件,比以往也大有改观。1980年以后,又在前辛庄恢复了试验工作。但是,长年驻基点工作的人,如吴武干等,还是要克服生活上的单调、思想上的寂寞,还要克服不能顾及家属等矛盾。北京鸭的前期和后期的基点工作的困难是我们切身经历的,但应该还不是我们畜牧所最艰苦的试验点。据张志美介绍,他在内蒙古乌审召长期驻点从事羊与沙漠牧草研究,其工作与生活条件的艰苦程度是一般人难以忍受的,应该是畜牧所基点之最。这一类环境现在可能已很少见到,叙述这些往事是想让当前承担重任的年轻人知道早期畜牧所创业之艰辛,传承艰苦奋斗、克服困难的精神。此外,如前所述,科技人员在基点直接参与试验操作和种禽的饲养管理,会使我们掌握大量书本和实验室得不到的实践知识。对每个科技工作者来说,这都是十分宝贵的,是理论知识的重要补充。
        北京鸭课题组自“七五”之后,在“八五”和“九五”期间继续进行配套系育种。但因条件原因,在维持原有Z1、Z3和W1、W2系及配套系的选育过程中,鸭群及其生产性能变化不大,至“九五”末,选育几近停顿。侯水生接管昌平北京鸭试验基地后,发现几个系的鸭群已经有少数混群,而且资料不全。他及时向所领导汇报后,加以整改,增建了鸭舍实验室和设备,完善管理措施,很快使专门化品系配套系选育走入正轨。在“十五”期间,侯水生领导下的课题组不仅使北京鸭主要生产性能恢复到原有水平,还在有北京、上海、浙江等科研和企业单位参加的国家课题中使Z型鸭配套系达到国内领先水平。此外,课题组在常规育种技术的改进和遗传标记等新技术研究方面的论述都丰富了选育研究内容,提高了选育研究水平。“十五”期间,北京鸭课题组的选育研究达到了本所北京鸭选育研究的新高度,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从昌平试验场这个狭小而有限的选育基地,发展出河北省肃宁县几万只父母代种鸭规模的扩繁基地。没有后者,本所Z型鸭配套系的国家级育种场资格审定就不可能通过。有这样朝气蓬勃、卓有建树的课题组,畜牧所的北京鸭选育应该大有作为。
        值此畜牧所建所五十周年之际,谨以此文,向新老职工致以诚挚的祝贺!期望新的一代在科技兴国大业中努力争先,再展宏图。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