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文化建设» 五十年庆

[历史回顾]1974~1990年的回忆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2-05-18  作者:Admin  来源:

        笔者自1964年9月北京农业大学毕业(现中国农业大学),被分配到中国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现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动物营养研究室工作,直至2000年7月退休。其中,1970至1974年以“五七”科技服务队队员身份被下放到湖南省韶山区农村驻点,1974至1978年在畜牧所筹备组(养猪研究所)工作。下面是作者关于1974至1978年间的工作和上世纪八十年代工作的一些回忆。
        一、关于畜牧所筹备组(养猪研究所)工作的回忆
        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始建于1957年。1965年冬院里派工作组到所里搞“四清”运动,科研工作开始受到影响和冲击。1966年“文革”开始,1970年至1978年间单位搬迁至青海,机构取消,人员下放、改行、流失,给国家、给畜牧所都造成巨大的损失,所内职工的命运也受到极大的影响。所内外有识之士,尤其是那些立志于国家畜牧科技发展的科研人员,无不感到惋惜、无奈和痛心!大家是多么期盼畜牧所早日恢复重建,能够专心从事自己心爱的畜牧科研工作啊!
        畜牧业发展离不开科学技术,畜牧科研单位的恢复和重建势在必行。为保障城市、工矿和部队对畜禽产品的需要,“文革”后期,部分中央领导人提出发展畜牧业特别是现代畜牧业(养鸡、养猪、养奶牛)的主张。在此背景下,1973年下半年中国农林科学院畜牧所筹备组(养猪研究所)在北京原畜牧所旧址正式成立。
筹备组的任务是筹建为农区畜牧业服务的研究所,研究对象以猪、鸡为主。人员主要来自原畜牧所下放农村的“五七”科技服务队成员和北京农大畜牧系及兽医系下放农村的部分“五•七”科技服务队成员,还有院派人员,其他单位调进人员等,开始共约近40人。人员中约30名科技人员,被编为养鸡和养猪两个研究室。作者在1973年也被编入畜牧所筹备组并于1974年调回北京任养鸡研究室副主任,是饲料营养组负责人之一。
        筹备组面对的是一片百废待兴的局面。原科研办公楼、动物实验室和畜舍房屋空空,门窗破损、漏雨、墙皮脱落、蛛网遍布,一些房屋被留京单位用作储存杂物的仓库;实验田大部种上粮食作物,小部分荒废。在那个年代,科研人员既要当饲养员、农民(种地、锄草、收割)、农村蹲点,还要当维修工、装卸工(装卸砖石、沙土、水泥等建筑材料和饲料)。人少、事多、事杂,过多过强的体力劳动,使同志们十分劳累。一边筹建,一边还要尽可能开展一些科研工作,确实有很多困难。然而,筹备组的同志们精神状态很好,使命感、责任感很强。在党支部书记陈国兴、筹备组组长杨忠源的领导下,动物营养学家刘金旭、养猪专家李丙坦及所有科技人员、行政人员和工人团结一致,齐心协力,不怕苦、不怕累,经常加班加点,扎实地开展各项工作。在维修房屋、整修改建猪、鸡舍和完成大量农活的同时,到1975年末,实验室建设、农村基点工作,科学实验和调查研究工作都取得较大进展,已能开展一些初步的猪、鸡生产和动物营养与饲料方面的科研和技术工作。
1976年7月26日凌晨3时左右,河北省唐山发生大地震并波及北京。据说当时北京震级也达6级以上,第一次地震后还发生了多次余震,其间又多次遭遇大雨。那年初冬大雪来得也早。夏秋,大家住抗震棚;秋末冬初,住半地下的土窑,直到11月末才搬回家住。在天灾面前,党支部和筹备组的领导同志积极组织抗灾,安排好群众生活,力争筹建和科研工作少受损失。在地震发生后的紧急转移安置群众、搭建抗震棚和挖建地窖活动中,筹备组领导精心组织、全力以赴,吃苦在前、干活在前,还冒着余震及大雨到京郊看望慰问基点同志和家住农村的职工家属。单位工作生活安排得有条不紊,大家干劲十足。即使家住城里的同志,也都克服生活和交通不便的困难,坚持天天上班。刘金旭先生甚至比正常情况下来所时间还早。在大家的努力下,生产、实验、基点工作运行基本正常。经历了地震的考验和锻炼,这支队伍更坚强了。
        1977至1978年,筹备组的工作速度加快,科技人员得到了补充,实验室和猪、禽舍的改造和建设取得成效;在当时条件允许下选择了一些科研题目开展实验研究,京郊的养猪、养鸡基点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就动物营养与饲料学科而言,虽然当时和养鸡研究室编在一起(养鸡室分为养鸡组和饲料营养组),但在刘金旭和杨忠源先生的规划组织和有关同志们的努力实施下,筹建和研究工作仍然在艰苦条件下取得明显进展。到1978年底之前,饲料营养组人员已有十多人,常规的饲料分析实验室运转正常,还能分析一些非常规的饲料成分如棉酚、单宁,新筹建的饲料分析实验室已完成房屋改造和水、电、暖及通风设备配置,并派专人到上海、青海学习实验室管理和先进仪器操作。进口的氨基酸自动分析仪,进口和国产能量分析仪,气相色谱仪等在原畜牧所专家张子仪、黄俊纯先生指导下开始安装调试。
1975~1978年,饲料营养组开展了“苜蓿粉、刺槐叶粉喂肉鸡”、“国产蛋氨酸替代肉鸡日粮中鱼粉”、“棉籽饼脱毒”、 “棉仁饼(粕)代替豆饼喂肉鸡、蛋鸡、生肥育猪效果”、“石油酵母代替日粮中豆饼喂肉猪”以及“在猪、鸡日粮中补充赖氨酸、蛋氨酸的效果”等项目的研究,研究报告详见中国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科学研究年报》(1965~1978)。《我国部分省、市棉籽饼资源及利用情况初步调查报告》、《关于解决我国蛋白质饲料紧缺的几点建议》、《棉籽饼去毒及作猪、鸡蛋白质饲料技术》等文在1977至1979年的几个全国性会议上作为大会主要发言或推荐文章。如果考虑到当时的人力、政治、科研环境和条件、繁重的筹建任务和农活等因素,这些成绩的取得确实不易。在此期间,养鸡组和养猪研究室也取得很大成绩。
        畜牧所筹备组(养猪研究所)的同志们以热切的心情和辛勤的工作准备着畜牧所的早日恢复与重建,他们在1973至1978年的工作为1979年中国农科院畜牧研究所正式恢复重建作出了贡献。
        二、回顾八十年代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畜牧所恢复、重建和蓬勃发展的时期。那时的动物营养研究室包括刘金旭、张子仪、钟永安、黄俊纯四位先生和一批中年科研骨干及青年科研人员。按照畜禽蛋白质营养及蛋白质饲料、能量代谢及饲料营养价值评定、矿物质微量元素营养、维生素和饲料添加剂及饲料(牧草)抗营养因子五个研究方向,研究室分成五个研究组。研究组内老、中、青科研人员团结一致,各研究组间分工协作,互相支持,个人、研究组和整个研究室都具有强烈的积极向上的精神。学术气氛浓厚,实验研究扎实。那时候,科技人员已有较多的出国机会。研究室的老、中年科技人员出国访问、开会、工作和学习时,目的明确,心系国内工作,全部准时或提前回国,不仅引进知识和技术,一些同志还用节省下来的费用为研究室购置设备和实验用品。各研究组动物房、仪器设备和人力互相支援,采集的饲料样品尽可能做到共用。动物实验、配制饲料、屠宰解剖、化验分析哪个组人力调不开时,不同组互相支援是一种风气。由于全室同志的努力,使畜牧所营养室五个研究组在自己的研究领域均处于当时国内领先水平,其研究成果对我国饲料工业和畜牧业生产、动物营养与饲料学科的发展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这个时期本研究室在多项课题上,如“关于我国饲料中硒含量的调查及动物硒营养研究”、“中国饲料成分及营养价值研究”、“饲料质量标准研究及制定”、“棉、菜籽饼(粕)营养、去毒和饲用技术研究”、“猪鸡营养及饲料配方研究”等所取得的成果至今对生产和有关研究仍有重要参考价值。
        爱国、敬业、团结、求是、进取是我们的传统,也是科研人员的行为之本。今天的畜牧兽医研究所在人员、硬件设施、资金、信息资源和科研环境方面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畜牧研究所好了很多,希望新的一代畜牧和兽医科研工作者珍惜这一切,利用好这一切,多出成果,并转化为生产力,为国家的经济发展服务。最后,祝愿畜牧所动物营养与饲料学科的同志们在科学研究和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方面取得更大成绩,也祝愿我们的畜牧所继往开来,为我国畜牧业生产做出更大贡献。

打印』『关闭